Kyveli Alexiou

风格:自我剧院

来自现代希腊的饰品风貌

我们看到她沐浴在St.Barth的阳光中,穿着来自罗马尼亚的裙子。她的穿着方式如同她本人一样精致——甚至是雕刻一般——她的箴言:每个人之于自我,都将与其躯干形貌匹配。
Kyveli出身在希腊,游学于纽约再任职于伦敦,这个也许她会继续生活的地方。她同时亦是一名拥有欧洲哲学历史学位的雕塑学者,她关于家居的理念多少有点相关:“我就像一只海龟,我把一切都带在身边”。记忆物件比如私人贴画簿对任何场景都至关重要:“我并不喜欢充满空洞的极简主义,里面的房间无法传递任何意义,甚至让你害怕坐下。房屋应该是如同你生活的日记本”。一座法式感觉的屋宇,一边是充斥着Kyveli在纽约那凌乱前卫优雅的故事,一边是满满的白蓝相间揭示着她在Mykono的生活。这里没有中间值:“灰色空间不能反映我本身”。

这位雕塑狂热者热爱宣示。实际上她认为当她在设计之后的珠宝系列或是在自己穿衣搭配之时,都应该像一个雕塑师:“你必须知道你是谁以及你的身体是怎么样的”。

早前在伦敦担任戏服设计师的她,近期完成了她作为MET戏服博物馆助理的纽约之行。现今,Alexiou感到沉迷于摄影和艺术方向中,尽管目前她特别专注于设计自己的珠宝。对于它们,她视为微观雕饰:“这需要很好地平衡感和对称感去组合独立的元素。在微小的范畴中,没有错误的余地”。然而,这里却有能量的空间,来自任何一枚石头或者金属的不同回响。最重要的是,这里有独特的真正诠释风格感的空间。

配饰感:“我沉溺其中。比其服装,我更喜欢这种宣示风格的方式:特定的细节、物品或者特殊的服饰。我喜欢把它们混合起来,即使它们来自不同的时期,来营造一种意想不到的组合方式。”
一件外套,一只手套,一个包包或者一顶帽子就可以长久的持续着,并从中透漏着大量关于我们的信号。从艺术角度来说,她会怎样总结自己呢?“我追随我自己的道路”。根据Alexiou的说法,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,甚至我们的外在都被过分联系在一起之时,我们需要更大的勇气去做自己和表现自己:“为什么不展示我们到底是谁,而是尝试去看起来像别人一样呢?”。

从来不做:穿着和大多数人类似的套装

范例:在希腊上学的时候,白天穿着黑色系服装,其他人都穿马术夹克。我只在我骑马的时候穿。在我25岁之时它就退出潮流了,所以那时我又买了别的一件。

一直在做:理解什么在你身体上看起来合适:我不是崔姬。在这个层面上,去试验是很好的,甚至去超越也可以。

她最喜欢的地方: St.Barth。
我花费了很多时间在那里,一年最少有2个月。这里非常的法国,也带有欧洲加勒比海的一丝气息。那是微微的一点虚幻泡沫,让我想起“黄色潜水艇”,不仅仅是因为它很难到达,而是因为它值得:这里的生活是轻松愉悦的,一切都是简单又充满波西米亚风情,与经过的人们交谈又能让你感到有趣。

她的迷恋物是香水。作为一个女孩我喜欢Fracas,我母亲的香水。那时她不会让我使用它,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。我最喜欢的是在佛罗伦萨的“Santa Maria Novella”,我会用其中的很多种,以及“Lys by LeLabo”。这款很特别——第31号:它混合了晚香玉、茉莉、麝香和香草。

Back to top